当前位置: 主页 » 理论探索 »
邓子纲《人民日报》:增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

邓子纲《人民日报》:增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建议》把统筹发展和安全纳入“十四五”时期经济社会发展指导思想,并列专章作出战略部署,突出了国家安全在党和国家工作大局中的重要地位。增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是统筹发展和安全的重要方面。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和日益复杂的国际形势对我国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稳定带来一定影响,凸显了保障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稳定的极端重要性。去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增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这为我们维护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稳定、维护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指明了方向。

20世纪80年代以来,国内外理论界关于“链”的研究日益增多,尤其是产业链、供应链逐渐成为经济学研究的热点和前沿。产业链就是由在生产、运营等环节具有内在技术经济关联的企业依据特定的逻辑关系和时空布局关系,为实现价值增加等经济活动而形成的网链结构。供应链则是从采购生产资料到制成产品,并经由销售、运输网络把产品送达终端,将供应商、制造商、分销商直到最终用户连成一个整体的产业生态体系。通过这种网链结构和产业生态体系,产品的生产和销售可以由这一链条上的相关企业通过分工合作来共同完成。经济全球化的深入发展,就是产业链供应链等在全球范围内配置重组的结果。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和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对我国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稳定产生了一定影响。一方面,世界主要经济体更加重视产业链供应链的安全稳定,开始重新审视其产业链供应链的全球布局,一些发达国家还出台了“再工业化”战略,试图将制造业大量回迁国内;另一方面,个别国家对我国科技企业进行无理打压、断供,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国产业链供应链的安全稳定,对我国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造成损害。 注册就送98无需申请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优化和稳定产业链、供应链。产业链、供应链在关键时刻不能掉链子,这是大国经济必须具备的重要特征。要拉长长板,补齐短板,在关系国家安全的领域和节点构建自主可控、安全可靠的国内生产供应体系。”在国际产业分工日益精细的今天,增强我国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应抓住全球产业链供应链调整的战略窗口期,强化顶层设计,持续补短板、锻长板,全力做好产业基础再造和产业链提升工作,着力打造自主可控、安全可靠的产业链供应链,形成必要的产业备份系统,确保在关键核心技术、关键零部件、基础产品等供应受到断供等限制时,依然能够依靠自身实力保持国内产业链供应链稳定运行,保障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

具体而言,增强我国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一是坚持自主可控、安全可靠,分行业分阶段推进产业链供应链的优化与多元化,把关键核心技术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在重点领域形成产能备份,力争实现重要领域和关键节点的自主可控,打造以我为主的产业链供应链。二是针对高端芯片、基础软件、生物医药等重点领域,加快补齐在先进工艺、基础零部件、关键材料等方面的短板,着力攻克关键核心技术“卡脖子”问题,提升产业基础高级化和产业链现代化水平;对轨道交通、工程机械、航空航天、电子信息、新材料等已具备优势的领域,加紧实施产业基础再造和技术提升工程,以加强和巩固领先地位。三是以智能化、数字化、物联网化为重点,加快推广应用新技术,加速产业数字化转型,确保相关产业发展始终站在全球数字产业链供应链前沿。 内容来自 www.hnass.cn

(作者为注册就送98无需申请研究员)

最新